设为首页 | 民大首页
微博    微信  
投稿热线:news.gxun.edu.cn
站内搜索:
 
民大要闻更多 >>
校领导检查教学情况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孙大伟来校调研
广西师范大学来访我校
学校召开教学督导工作会议
学校2018下半年关工委领导班子会议召开
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开展创新创业和本科...
2018“国培计划”乡村骨干教师访名校(...
新学期研究生工作会议召开
我校布置深化资源整合机制改革工作
2018级新生军训教官动员会暨见面会召开
媒体关注更多 >>
【环球时报】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
【广西日报】广西民族大学合办孔子学院...
【广西日报】 东西与“文学桂军”
【光明日报】葛红亮:南宁渠道”助推中...
【广西纪检监察网】广西民大:着力培养...
【南国早报】青春最好的营养就是刻苦和奋斗
【广西日报】陈元中:构建干部新时代新...
【新华网】一心扶贫感动壮乡——追记广...
【《瞭望》新闻周刊】广西打造 中国—东...
【中国教育报】广西民族大学:激发学生...
《厉害了,我们的新时代》 第一集 《新...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七集 永立潮头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六集 合作共赢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五集 《强军路...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四集 凝心铸魂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三集 攻坚克难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二集 《人民至...
《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第一集 《举旗定...
民大骄子 
当前位置: 民大新闻网 >> 民大骄子 >> 正文
 
【民大骄子】荣耀背后,刻着信仰与坚守——记我校参军入伍学子
来源:大学生通讯社    作者:吕质玉 实习记者:梁金水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14:12    浏览次数:

泥沙扑面,汗如雨下,目光愈加坚定,他们是灿然的星光;伤痛缠身,风霜无情,脊梁仍然挺直,他们是岿然的青松;孤独相伴,危险常在,意志未曾退步,他们是国家安全的后盾。

习近平总书记常说,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强。强军兴国梦,儿女共参军,让我们走近我校有军旅生活的学生们,看看他们荣耀的背后,刻着怎样的历程。

陈文湖:走出军营,走进中山大学

陈文湖,人民武装学院2012级国防教育与管理专业,大三结束时参军。

作为家中独子,陈文湖的从军梦牵扯父母的心,“你参军我们担心,你要出了意外怎么办?”但从军历练是他从小的梦想,几番沟通后,父母点了头。当陈文湖坐上开往湖北武汉新兵营的车,目送双亲和欢送的群众,此去一别两年,他的内心交织不舍与兴奋。

新兵营的生活,时间是最严苛的标尺。虽然起床号是6点响起,但他们常是5点30分起床整理内务,6点10分准时出早操,7点30分吃早餐,上午训练从8点开始,中午休息一小时,直到晚10点才能休息。周而复始的部队生活,守时是第一要求。“即使去上厕所,也要报告你的用时是三分钟还是五分钟。”陈文湖说,每走一步,都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因为在战场,每一分秒都有可能改变战争走向。

训练严苛,一丝不苟的战术实践中,扔手榴弹是陈文湖最拿手的。站定位置,听从口令,左脚前踢,弯腰拾弹,右脚后撤,听令投弹,引弹预备后手腕一扣,手榴弹在空中划出弧线,四十多米开外坠落。“我从小就调皮,扔石子是最常玩的游戏,扔手榴弹对于我来说很轻松。”陈文湖说。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反应能力、射击水平等各方面突出的陈文湖从新兵变成警卫员。

站岗执勤时,陈文湖更像是一棵青松,身姿挺拔,分毫不动。夏季时,远处夜宵摊的喧闹,行人车辆的动静陪伴着他。若是冬季的夜晚,天空飘雪,黑压压的一片,静悄悄得能听到自己呼吸声。硬邦邦的军靴,冻到麻木的双脚,可他脚再冷,也像生了根一样,立于岗位上。

在陈文湖服兵役时,他的同学相继毕业了。看到同级的同学顺利毕业,并走上工作岗位,他开始思考: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2017年元旦后,陈文湖被调派至位于山里的一个连队。“这里更像一个哨所。”陈文湖说。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哨所里,夜深人静时,考研的想法萦绕在他心头。考研考哪里?自己年龄会不会大了?考研读三年,会不会给父母增加压力?

万般思量后,陈文湖买来了考研的书。退役回校后,陈文湖踏进了自习室。“两年后再回校读书、生活,自己和周围的环境真是格格不入。”身边没有熟悉的同学朋友,自由的校园生活与他规律的作息“水火不容”,他选择校外租房复习。

再埋首书本中,从军时的孤独与坚持再现。每天,陈文湖在公共管理、公共管理研究方法、英语、政治四科中来回钻研。“考研成绩不是很理想,314分。”陈文湖知道成绩后,心里很失落,但乘着“大学生士兵计划”这股东风,他接到了中山大学的橄榄枝。

“人常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退役后到如今,陈文湖始终感谢军营的培养和政策的扶持。人生大道,他步子也迈得更坚实。

黄宇:跑完公里想喝碗绿豆汤

“穿上军装,是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是黄宇最初的想法。

黄宇的舅舅们也曾在军营里摸爬滚打。他的舅舅永远雷厉风行、独立要强,这深深刻在他心里。大一结束,从军的想法在他心里愈发强烈。

黄宇体检结果达标,但父母却犹豫不决,追问他:“就不能完成大学学业再去参军吗?”在黄宇的坚持下,父母的担忧化作目送他离开时的眼泪。

新兵营第一天,6点一到,起床号子响起,黄宇还困倦不已,起床慢了些。“这一刻才发现,我真的当了兵。”黄宇笑说。

“身体绷直过久,手和脚会止不住地抖。”第一次站军姿,十分钟不到,黄宇便撑不住,往后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他用意志克服身体的不适。“一小时不动,两小时不倒”是连排长的基本要求。

烈日磨人,比队列训练更难捱的是3公里长跑,最是考验士兵的意志和体力,“我最想的,是在3公里长跑后喝碗绿豆汤。”此时一碗清甜的绿豆汤像是一个遥远的目标。

匍匐前进也是新兵日常训练的一部分,是个“技术活”。训练场地上铺满碎石沙子,战士们听令趴下,手肘和膝盖触地。有的战士卧倒动作不规范,胳膊肘和双膝染满鲜血,细碎的沙子糊在伤口上,动作会放缓,但不能停。虽然粗粝的沙石磨掉了大块皮肉,但黄宇心中常默念一句话: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磨了皮肉,更磨了意志。在高压训练下,有的人会退却,但黄宇从不畏惧,反而信念更坚定。每晚睡前,他都在日记本里激励自己:今天我跑步是11分30秒,明天要更快;明天投弹训练,今天我才投40多米,明天我要投得更远;明天我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争取更大进步。写日记成了黄宇最开心的事。

除了严格要求自己,黄宇更是在部队培养下,强化自己的团结意识。一个新兵班8个人,荣辱与共,最该拧成一股绳。有个战友身材胖,跑步拖后腿,其余人就轮流督促他跑步,给他穿雨衣、绑沙袋。最后,战友体重减了近50斤,班级在全营训练成绩排名也提高了。

新兵营后,黄宇转往北京进行了五个月的学习,后又回到广东,受连首长推荐,担任了营部军械员和文书工作。在职期间,黄宇学会了公文写作、制作红头文件等一些文秘类技能。上传下达的工作很繁琐,有时遇到检查期,黄宇和战友加班都忙不过来。

退役后,回到学校,黄宇仍旧保持军队养成的习惯,有时还会不自觉地扎裤腰。现在,黄宇每天都很充实忙碌,不是忙着党支部工作,就是在校外担任培训机构的政治老师,还组织成立了以我校退役大学生为骨干的“大学生军魂协会”。

“再忙,工作都要做下去。”部队对黄宇的锻造,镌刻在他的性格和行动上。

周健妹:最不舍一身军装

周健妹眉目俊秀,身板挺直,麦色皮肤,谈吐温柔。让人很难想象军营场上她战术训练时凌厉迅捷,刚硬不屈的模样;也难想象她在冬日时分,只穿薄衣站岗,帽檐双肩积满白雪;更难想象,在偌大的连营里,她一个女兵比男兵更倔强。

“妈,我得到军营录取了。”当妈妈听到这一消息,高兴地在床上翻来覆去,凌晨两点还难有睡意。在周健妹的家乡——北海市合浦县西场镇,她成了唯一一个女兵,也成了家人的骄傲。妈妈逢人开口便说:“我家妹妹当兵啦。”

周健妹是一名体育生,读高中时,只要天不下雨,她就上操场跑步;下雨了,她就爬楼梯。考取我校的体育与健康学院后,她对自己要求更高了。到了军营里,她过硬的身体素质令她在长跑方面更胜男兵一筹。

“在新兵营里训练,女兵训练会比男兵轻松点吗?”“当然不会!甚至更严格。”周健妹边回忆边说:“有时男兵休息了,我们还得继续练。他们或许还能允许去小卖部,我们不行。”全连仅仅十个女兵,常是磨掉娇弱,剩下铿锵。

有时男兵都不会被安排冲坡训练,但周健妹她们却要。因为女兵少,所以周健妹她们最是团结。冲坡时,大家矮着身子卯足劲往上爬,有的体力不足,周健妹就在后面推,“我体力好,就一次推两个。”

士兵也需要注重卫生问题,擦地必须用抹布,跪在地上一点点擦,擦玻璃必须反光,“跪了三个月地板,膝盖想不黑都难。”周健妹说。淤血会散,记忆却深,回忆过往,她轻松如常。

即使再小心细节也会有问题出现。周健妹最糗的便是叠被子不达标,被子被扔到厕所里,“被子湿了也要拿回来继续盖,但下次一定达标。”往后的内务整理,周健妹没再出过问题。

“还记得入伍后第一次和妈妈打电话吗?”“记得。”有次班长允许大家去小卖部,周健妹赶紧打了通电话给妈妈。“妈……”刚一开口,妈妈的声音随即传来,让周健妹平日准备的千言万语化作哽咽,堵在嗓子眼,她眼泪涌出,匆匆撂下话筒,结束这来之不易的通话。

“你收拾一下,6点就上北京。”新兵营训练结束,领导便临时发布了任务。周健妹收拾妥当,便乘着列车北上。自小在温暖湿润南方长大的女孩,刚踏上北京的土地便被严寒和干燥牢牢裹住。“当时脚上就一双布鞋,说不出的冷。”周健妹说。

来京不久,周健妹因水土不服流鼻血、扁桃体发炎,简单地咽口温水都皱紧双眉。熟悉环境后,周健妹便上岗执勤。飘雪时节,站岗一小时,她的帽檐上便积了雪,笔直的双肩上也堆着些。“训练和实际工作是不同的,工作比训练来还要辛苦。”在京工作几天,她瘦了六斤。

从北京回到凭祥,周健妹成了边防兵,驻守祖国的边境。

新环境里,周健妹除了在边境负责安检,还学会更多办公技能和沟通技巧。“比起打理文件,我更想上训练场训练。”体育生的她,唯有多听多记,琢磨到凌晨三点,才能搞定文件书写编排工作。

工作之余,周健妹的业余活动很多。春节倍思亲,不能回家,就和战友一起包饺子、打球。即将退伍时,周健妹不舍关爱有加的领导、朝夕相伴的战友,“我更不舍的,是脱下这身军装”。

段熙:在奉献中与危险寂寞相伴

2017年6月,从东南亚语言文化学院越南语专业毕业后,段熙选择了一条与危险寂寞相伴的从军之路,并成为一名入警大学生。段熙心里很清楚,从军这条路只能一直走到尽头。

进入集训队,段熙开始了长达五个月的训练期。队内成员有来自军警专业院校的,也有如段熙一样的普通大学生。“我的体能与受过专业训练的学生没得比。”引体向上,段熙只能做两个,而3公里长跑,段熙离及格线慢了1分35秒。“我心理落差很大,但一定能补救。”为了加强腿部肌肉,段熙不停地练习扎马步、做深蹲。从两个引体向上到二十多个,段熙用了两个月;3公里长跑从不及格到及格,段熙用三个月来缩短这1分35秒。他用汗水和坚持把自己从不及格变成优秀。

集训队的训练从不按常规出牌。“今天,我们测试3公里,但先跑两公里热热身。”一句命令下达,段熙和战友就开始两公里热身。热身结束,只有一分钟休息,3公里便开始测试。

本以为下午不再有体能训练,谁知10公里等着他们。“10公里前,大家先来两公里热热身。”长官说道。到了晚上,段熙精疲力尽,双腿灌了铅般,但还有数百个俯卧撑、仰卧起坐、平板支撑一系列训练接踵而来。

“当你以为能安睡时,也要随时保持战斗状态。”一个紧急集合,段熙和战友立即叠被,整理装备,按时集合。“慢了,动静大了就重来。”段熙坦言。这样的不常规正是段熙每天训练的常态。短短数月,段熙身材结实了,“以前挺容易生病,来部队后连生病的机会都没有。”

五个月的训练,段熙的家人一直默默支持着他。薄薄的信件,只言片语,许多殷切的思念和问候让他的疲累找到释放的出口。一封信件他看上许多次,每一句刻在心里。

现今,段熙担任边防检查员一职。在执勤点,段熙每天都与死神擦肩,与最黑暗的力量博弈。有次,段熙领着吸毒人员去尿检,一路平安无事,后来才知那人身上带着刀。类似这样的情况太多,铤而走险的罪犯会是谁,段熙永远不知道,唯有时刻保持警惕。

执勤期间,段熙没有随意外出回家探亲的权利。“年初奶奶走了,我也未能回去。”抓紧时间,通过微信和父母视频是段熙的习惯,父母也是如此,总会挤在镜头前,对段熙嘘寒问暖。转身,背过镜头,段熙躲在角落,流下最不愿让父母担心的泪。

春节、劳动节时,段熙仍坚守岗位,若是问他内心会有什么滋味,他只回答:“就是普通的日子。”

在危险与岗位面前,在忧心思念他的父母面前,段熙心中时不时浮现一句话:选择了这职业,就是选择与危险寂寞相伴。(编辑:张玉媛 校对:黄扬)

上一条:【民大骄子】漆高峰:一砖一瓦辛勤筑梦,踏实进取谱写别样青春 下一条:【民大骄子】杨嘉玲:逆风,更适合飞翔

关闭